2014年北京市公開招聘農村中小學音、體、美等學科教師的工作正在進行中,到5月招考結束,北京市遠郊和農村地區中小學校將補充100多名年輕體育教師。近幾年,隨著我國學生體質下降的問題受到社會廣泛關註,學校體育工作正受到更多的重視,但全國體育教師缺編的情況依然嚴重,尤其是廣大農村地區。
  北京市從去年開始實施《公開招聘農村中小學音、體、美等學科教師三年行動計劃(2013年~2015年)》,就是為了改變農村地區中小學教師隊伍存在的結構性短缺問題。不過,當接受過正規師範教育的大學生走進農村地區中小學校,成為那裡急需的體育教師時,他們能盡顯自己的才華嗎?他們能安心工作嗎?答案可能不盡如人意。
  記者近日採訪了北京遠郊區縣某小學的體育教師小華,她是通過2013年北京市公開招聘農村中小學音、體、美等學科教師計劃留京工作的體育教育專業研究生。在走上體育教師崗位的第一年,她就有了太多的困惑和無奈,她甚至懷疑自己能否完成工作合同上約定的服務期。
  小華是北京某重點大學體育教育專業的研究生,學了7年的體育教育,掌握了大量的體育運動教學技能,但在她工作的那所農村小學,卻幾乎沒有用武之地。
  “我們這所學校的硬件其實還可以,有200米帶草皮的田徑場,還有兩個籃球場,不過,我除了帶學生參與一些跑、跳的運動之外,其他運動項目都不開展。”小華告訴記者,“因為學生在上體育課和參加體育活動時出現任何意外,學校都只有一個處理辦法,那就是讓體育老師負責。如此,體育老師還敢開展帶有一定危險性和衝撞性的體育活動嗎?學校有足球和籃球的場地器材,我也知道怎麼教,但就是不敢開展。”
  小華是重點大學的高材生,工作的第一年,時常受到學校領導的批評。“來農村學校當老師不是我最理想的就業選擇,但既然來了,我還是滿懷工作熱情的。我畢竟是剛剛離開學校走上工作崗位,我也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經驗不足,我特別希望能有一位老教師或領導多給我一些指點,幫助我儘快進入角色,但當我在這裡遇到困難時,除了聽到學校領導的批評和責問外,沒有得到任何有實際意義的幫助。”
  小華在參加工作前,已經預想到當體育教師會很辛苦,來到這裡之後,才知道到底有多辛苦。“農村學校很缺體育教師,所以一個人得乾幾個人的活兒。”小華說,自己一個人帶兩個年級的體育課,還要負責組織學校運動隊參加區里的運動會,“我到了學校才知道,原來參加區運動會竟然是一項‘政治’任務,有些學校是必須參賽的,而且要參加所有的比賽項目,我們學校就在其中。這實際上額外增加了體育老師的工作量。”
  小華現在一個月大約有4000元的收入,北京市還提供邊遠地區工作補助,加上可以住在學校的宿舍,小華對現在的收入水平還算滿意,“但我現在是一個人,以後面臨成家的問題時,我不知道這樣的收入還夠不夠,如果再考慮買房生孩子,我肯定會很吃力。”
  小華坦言,自己雖然學的是體育教育專業,但擇業的首選卻是考公務員,只是沒有考上。後來才開始考慮進學校當老師,但應聘的學校也都是北京城區的,“記得當時應聘朝陽區的一所學校,因為報考的人多,光面試就進行了5輪。師範類的學生當然都想去城區的好學校,除了學校的硬件條件好很多之外,更重要的是學校的教學氛圍好,我同學進了海澱區的一所名校,至少不存在體育教師因為害怕擔責任不敢開展多種多樣的體育活動的問題,因為學校有完備的保障制度去處理學生參加體育活動時出現的意外傷害。”
  小華去年之所以最終參加了北京市公開招聘農村中小學音、體、美等學科教師的考試,主要還是因為找工作不太順利,又希望能夠留京工作。
  “報名時的首選也不是現在這所學校,而是一所更靠近城區的學校。”小華說,自己最後是萬不得已才來到北京遠郊區當了農村學校體育老師,而自己也從沒想過要扎根在農村學校,“如果能有調走的機會,我肯定會選擇離開。”小華說,去年與自己同批考進北京遠郊區縣農村學校的同學,基本上都有提前離開的想法,尤其是在切身體會到農村學校的教學理念、管理水平與城市學校的現實差距之後,這一願望更加迫切,“我們的工作合同規定的服務期限很長,至少都要7年。違約提前離開,賠償金會很高,如果是外地的,還可能被取消落戶北京的資格。但也有合法提前離開的途徑,比如被北京市的機關事業單位選調,或考上博士。”
  在工作了近一年之後,小華已經慢慢學會了接受理想與現實的差距。熱情被澆滅,才華被埋沒都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等待,或尋覓一個告別眼前現實的機會。
  本報北京4月6日電  (原標題:農村學校體育教師的困惑和無奈)
創作者介紹

鄉村俱樂部

dq16dqyj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